往事如烟—一个老烟民的口述戒烟总结
作者:管理员
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04日
浏览次数:

编者按:“吸烟有害健康”,这个道理相信大家都懂,近些年,也有越来越多的烟民也尝试着戒烟,然而,头痛、焦虑、抑郁、失眠等负面反应纷纷袭来,让人叫苦不迭。一些戒烟者无法忍受这样的折磨,点上一根烟缓解症状,戒烟即宣告失败,反反复复始终戒不掉……我们身边有一位戒烟七年的同事,七年间一次都没有复吸过,他是如何成功戒断烟瘾的呢,期间又发生了些什么有趣的故事呢?让我们来听听他的口述。


5月12日是护士节,对我来说还有另一层特殊的含义。2012年5月12日,是我正式戒烟的日子。

7年过去了。这7年间,我可以骄傲地告诉全世界,在清醒的情况下,我一次,一口都没有复吸过。把烟戒了,曾经成为最值得自己骄傲的事情。在又一个世界无烟日到来之际,正好把这7年的感悟总结一下,与大家共勉。


1.jpg


1988年我17岁,考到云南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,开始正式抽烟。那时候大学生都有香烟配给,凭烟票可以买到便宜的春城牌过滤嘴香烟,七毛五分钱一包,自己不抽还可以卖给校门口的小卖部。春城牌抽腻了,还抽过红梅、玉溪、骆驼、箭牌、阿诗玛、红塔山、云烟、万宝路等等中外名烟。记得1991年开始实习的时候,我跟带我的《昆明日报》秦力老师说,我以后的奋斗目标就是每天抽上6.4元一包的红色万宝路。秦老师没有嘲笑我,也有可能被我的远大理想吓住了。毕竟当时月工资才一两百块,而他常抽的阿诗玛才卖5.2元。

在24年抽烟的岁月里,因为身体不舒服,我戒过不下20次烟。秉着抽少抽好对身体负责的原则,最后当烟民那几年每天要抽10多支。

2012年春季的一天,当我又一次嗓子眼里一甜,咳出一口带着血丝的老痰时,我知道,是做出抉择的时候了。以前痰中带血出现过十多次,我们老烟民都知道,这不过是气管、支气管出血罢了,最多停个一两天,把烟提高一个档次接着抽。而这一次我自己觉得身体是真的要出问题了,除了痰中偶尔带血丝,左右胸腔还会换着换着地隐隐作痛。当时就想,我儿子才8岁,我不能让他失去爸爸;我才41岁,离退休都还远,老婆又辞职做了家庭主妇,我不能让他们今后一分钱收入都没有。不行,我要戒烟。

马克吐温说过:“戒烟真是太容易了,我都戒了100次了。”一开始,我又陷入了他说的这种状态。开车的时候,打电话的时候,写稿的时候,吃完饭的时候,要睡觉的时候,刚起床的时候,跟人交谈的时候,都是早已养成习惯,需要“拔一杆”的时候。就这样断断续续,又抽了一个多月。

随着胸痛越来越频繁,再抽下去我肯定活不了几年了,我觉得必须拿出挥剑自宫的勇气,对自己狠一点,怎么办?最后一招,唯心一点,发个毒誓吧。这个毒誓太狠了,狠得我现在都不好意思说出来。


2.jpg


据说习惯的养成需要21天。戒烟的头几个礼拜我现在都不敢回忆自己是怎么过来的。唯一记得的事情就是吃。金龙百货有一种入口即化的进口巧克力,不甜,我一天可以吃半公斤;建新园拌好的牛肉凉片当时卖6块钱一两,我一天可以去买两次,吃了不到一个礼拜居然就涨价了;双家傣味的酸笋炒牛肉是我唯一吃过放番茄的炒法,也是几乎天天吃,到后来里面的小姑娘一见到我就喊酸笋炒牛肉来了。白天不让嘴闲着,睡着了嘴自己也不闲着,我记不得做了多少次抽烟的梦。梦里的烟白白的,细细的,想有多长就有多长,点着了,深深的一口,一直吸到丹田以下区域。问题是梦里的烟虽然可以随便吸,可惜就是没有味道。气急败坏猛吸几口就把自己着急醒了,然后陷入无尽的惆怅。

自从我戒烟后,周围抽烟的同事爱讲一些“励志”的故事给我听。比方说,我们市卫生系统,有一位特别爱干净的女医生,家里一尘不染,也都不抽烟,最后得了肺癌。又比如说,某医院的放射科医生是同事的朋友,抽了几十年的烟都没事,他看片子查出来的肺癌大多都是不抽烟的。还有的同事直接一包100块的烟丢过来,还流露出如果我跟他们“同流合污”,以后我在抽烟方面他们全包了的意思。他们的话我都听进去了,当时最爱思考的一个问题是,如果我戒了烟,还是像那些不抽烟,爱干净的人一样,几年后不幸得了癌症死了,是不是很搞笑很吃亏?最后的结论是,如果发生了这种事,我也认了。

正式戒烟一个月后,大学同学集会,我跟他们说我戒了,同学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,上来把烟插我嘴上,把火递上来命令道:“给我抽!”我迫于无奈吸了两口“放屁”烟,他们很不满意,说:“你从来不喝酒,现在又不抽烟,泡妞你又舍不得花钱,甚至连茶你都不喝,每次我们刚玩得高兴你就要走,干脆你以后不要来了。”那差不多是我最后一次参加同学集会,后来就只有女同学搭理我了。


3.jpg


戒烟之后,我从62公斤迅速长到68公斤,一直保持到现在。虽然胖了,但原来每年3次感冒咳嗽变成了一次,每次病程也从一周以上缩短到一两天,症状也很轻微;以前闻不到的烟味现在变得特别敏感,觉得臭臭的,简直难以忍受;胸腔里左右换着疼的症状也消失了,从早吐到晚的痰也减少到早上一口。我觉得戒烟受的罪都是值得的。

7年了,其实香烟从来没有真的离开我,我一直有想瘾,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,要战胜烟草的诱惑现在是越来越容易了。无论遇到什么极端情况,什么极端情绪,我都不会像原来一样首先想着把烟点上,反而是轻松惬意的时候,烟瘾会从我的灵魂深处飘出来,问我:“来一口吧?”其实那个毒誓我也快淡忘了,我会礼貌地回答它,就像回答递烟给我的朋友:“谢谢,我已经戒烟7年了。”








来源:宣传服务科  邹宁  图片来自网络